竞友艺术网首页|拍卖预展|展览合作| 图录画册设计制作| 限时在线拍第一场
首页 > 收藏 > 青铜 > 正文

兮甲盘归位,或将超越藤田收藏,成国内首件“破亿”青铜器
2017-07-11 13:07:59   来源:竞友艺术网    点击:


西周宣王五年青铜兮甲盘

  王国维:“此种重器,其足羽翼经史,更在毛公诸鼎之上。”

  春拍姗姗来迟,西泠重器有约

  杭州的春拍总要晚于香港、北京两地,今年依旧不例外。但即便已经过了小暑,天气燥热,2017年杭州春拍却仍是万众瞩目、大有看头。因为所有人的焦点都放在了那件以估价待询的形式现身的,西周宣王五年青铜兮甲盘身上。

以估价待询的形式现身的西周宣王五年青铜兮甲盘现高11.7cm 直径47cm

  兮甲盘,也称兮田盘、兮伯盘或兮伯吉父盘,中国国宝级文物、西周重器,西周晩期青铜器。宋代出土,现高11.7厘米、直径47厘米。敞口浅腹,窄沿方唇,内底微向下凹,一对附耳高出盘口,两耳各有一对横梁与盘沿连接,圈足残缺。腹部饰窃曲纹,耳内外均饰重环纹,简洁朴实。兮甲盘的造型、纹饰简洁,其内底133字的长篇铭文,记载中央王朝西周倒数第二王周宣王的历史,是已知国内拍卖市场中字数最多、级别最高、分量最重的青铜器。

  据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所研究员杭春晓介绍:“对中国青铜器稍有了解的人,对于西甲盘这件东西都不会感到陌生。”的确,从著录看来,这件重器的流传历程之完整都是极为少见的。它也是汉代到宋代其间出土的商周青铜器中唯一流传至今的瑰宝。

  历经百年难得归位,曾遭破坏沦为煎锅!

  兮甲盘南宋初年即有著录,其出版、著录、论述的书籍、期刊多达百种。其曾是南宋宫廷旧藏,元代书法大家鲜于枢、清代金石学大家陈介祺都曾收藏。依据传世文献,器主兮甲就是尹吉甫,是当时的军事家、政治家和大诗人,文武双全。他是《诗经》的主要编纂人,保留和弘扬了中国早期文化,被认作“诗祖”。怪不得国学大家王国维也称兮甲盘为:“此种重器,其足羽翼经史,更在毛公诸鼎之上。”

兮甲盘侧面

  从宋代至今,这件兮甲盘的经历实在丰富而艰辛。青铜器研究专家郝本性介绍,因为早在千年前的宋代,该盘便出土,收入宫中。元代时流落市场,被李顺甫买回,而其家人甚至将盘圈足打掉,制成烙饼的煎锅、饼铛。而后再由书法大家鲜于枢发现得到。后又辗转收藏,清末归于大收藏家陈介祺,其后不知下落。

  兮甲盘曾在元代被敲掉圈足,沦为饼铛!

  “如今,失踪多年的实物重现,经鉴定:该器的铸造工艺与保存现状均为真品。铭文又同著录的完全符合。是日本书道博物馆及香港中文大学文物馆所藏两件无法相比的。”郝本性如是说。

  而陕西考古研究所副所长、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委员吴镇烽也介绍道:“上世纪四五十年代,日本书道博物馆传出收藏兮甲盘的消息,后经多位专家鉴定,这是一件民国时期伪造的假青铜盘。上世纪八十年代,香港中文大学也曾传出收藏兮甲盘的消息,后经专家鉴定,发现盘中铭文与原始拓片相差太远,这一铜盘也是伪造的。“

  铭文精彩,其价值却超越自身

兮甲盘铭文清晰、精彩

  被当做实用餐具,着实滑稽,因为这件兮甲盘上的铭文完美、工整,是一件无可争议的青铜礼器。这些铭文也是凝聚历史研究者追溯往事、历史的时空钥匙。经历时光的洗礼,兮甲盘身上所附加的、新生的信息、知识累计甚至可能远超其本身,一件宋代出土的青铜礼器的历史文化价值。

  “兮甲盘”铭文及译文:

  铭文:唯五年三月既死霸庚寅,王初略伐猃狁于彭衙。兮甲从王,折首执讯,休亡泯,王赐兮甲马四匹、驹车。

  王令甲征治成周四方积。至于南淮夷、淮夷旧我帛畮人,毋敢不出其帛、其积,其进人、其贾,毋敢不即次即市。敢不用命,则即刑镤伐。其唯我诸侯、百姓、氒贾无不即市,毋敢有入蛮宄贾,则亦刑。

  兮伯吉父作盘,其眉寿万年无疆,子子孙孙永宝用。

  译文:西周宣王五年(公元前823年)三月月晦之庚寅日,宣王最初下令讨伐猃狁于彭衙。兮甲遵从王命,克敌斩首执俘,将其泯灭,宣王赏赐兮甲良马四匹、驹车一辆。

  宣王又令兮甲东去成周(今洛阳)征收和治理四方贡赋。至于南淮夷、淮夷原向我周朝交纳田亩贡赋的农人,不得欠缴其贡帛和粮赋,其商贸交易必须按次序就市。若胆敢不执行周王命令,则予以刑罚、镤杀或征伐。唯其提请各地的诸侯、百姓、商贾注意,在从事商贸时要在规定的市肆进行,不得到荒蛮犯上作乱的地方去做生意,否则也要刑罚。

  兮伯吉父特此作盘记载这些事情,其眉寿(年寿)万年无疆,子子孙孙永宝用。

  兮甲盘最早记录于南宋的《绍兴内府古器评》,属宫廷藏器。作者张抡生卒年不详,活跃于绍兴、乾道、淳熙年间,官居知阁门事。书中命名“周伯吉父匜盘”,“铭一百三十三字”,节录王年、月相、受赏、器主并加以释论。北宋晚期著名的《宣和博古图》不见此物,可知徽宗时代兮甲盘尚未收入大内。南宋覆灭,兮甲盘流入民间,为元代书法名家鲜于枢所得。他在《困学斋杂录》中自述:“周伯吉父盘铭一百三十字,行台李顺甫鬻于市。家人折其足,用为饼炉。予见之乃以归予。”

南宋张抡《绍兴内府古器评》

元鲜于枢《困学斋杂录》(左)元陆友仁《研北杂志》(右)

  清中期,陈介祺的《簠斋藏古册目并题记》记:“足损……出保易官库。”《簠斋金文题识》并言:“下半已缺。一百三十三字。字类石鼓,宣王时物也。鲁誓事文。”由此可知陈介祺在道光末咸丰初这十年间购买此物。自陈介祺制盘铭拓片,晚清民国的金石图册多有收录。民国三十年(1941年),容庚在《商周彝器通考》中刊器物黑白照片,是目前所知建国前唯一的影像数据。自此,兮甲盘下落不明,陈梦家在建国初撰写《西周铜器断代》时,已称其“不知所在”。

2017西泠春拍 吉金嘉会·金石碑帖专场

lot4491兮甲盘铭拓未剔本及已剔本

民国容庚《商周彝器通考》

  时至民国三十年(1941年),容庚在《商周彝器通考》中刊器物黑白照片,是目前所知建国前唯一的影像数据。根据铭文拓本,王国维也曾作《兮甲盘跋》,对其进行了详细考证:“甲”是天干的开始,而“吉”也有开始的意思,如月朔为吉月,一月前八天是初吉。铭文前半段,对周王称自己名,作“兮甲”,后半段记自己做器,故称字“兮伯吉父”。“兮田”则是金文中“田”、“甲”二字相似导致隶定之误。王氏进一步推测,“兮伯吉父”便是《诗经·小雅·六月》中“文武吉甫”、“吉甫宴喜”中的“吉甫”。《诗经·大雅》的《崧高》和《烝民》皆有“吉甫作诵”句,《毛传》开始于字前加“尹”,尹是官职之名,《今本竹书纪年》也录有“尹吉甫帅师伐猃狁。”综合文献资料,可知尹吉甫是当时著名的政治家、军事家,同时也是一位文学家,是第一部诗歌总集《诗经》的主要采集者,历史地位举足轻重。

兮甲盘铭文拓本

兮甲盘内铭文标注

  在不断的研究过程中,人们对于历史的回溯,对于历史知识构架的不断补充,都让兮甲盘所承载的价值愈加浑厚。“收藏古物,除了古董本身的历史价值,它在历史中的传承,也是一种新知识的不断生产与附加的历程。兮甲盘在宋以后有序的流传以及在民国以后青铜器知识构建过程中发挥的作用,都使得它身上所凝聚的历史信息,超越了兮甲盘本体所承载的、有限范围内的价值边界。这可能是激发最大的收藏乐趣的因素,而兮甲盘毫无疑问是最具有这种特征的古物。”杭春晓介绍到。

  或将赶超藤田收藏,成为国内首件亿元青铜器

  2014年,西泠印社就推出过国内首个青铜礼器专场,这一次尝试不仅带来了“白手套”的成交结果,更是在市场调整期内成功发掘了中国市场中的一个突破性板块。

2014年,西泠拍卖中卢芹斋旧藏“青铜兽面纹斝”以954.5万元成交

  “藤田专场”是近几年少见的大规模中国古董拍卖专场。那个晚上人们见证了中国艺术品拍卖的历史,专场成交率为94%,仅2件拍品流拍,总成交额高达2.62亿美元(约合18.16亿人民币)。但是,“在我看来,无论从历史地位,还是古物本身凝聚的信息量、文化价值,这件兮甲盘的行情无论如何都远高于藤田专场的几件重要拍品”杭春晓如是说。

  有一点,兮甲盘与藤田专场的古物一样,那就是人们不用担心它的交易合法性。出于保护地下文物的考虑,当前国家对于高古文物的交易相关条款限制严格,上拍青铜器必须是1949年前出土、并有明确著录记载的,这就使得青铜器在中国大陆的拍卖市场中非常少见。兮甲盘的流传著录之丰富,让它完全不会受到保护法的影响,甚至有可能因为这一特殊性,而变得更为抢手。

  前有藤田专场的铺垫,国内高端藏家对于青铜器的认识度和热情都在与日俱增,不知这件兮甲盘能否超越藤田奇迹,创造另一个“亿元神话”。

  西泠印社2017年春季拍卖会

  预展:7月12日至7月14日(周三至周五)

  拍卖:7月15日至7月17日(周六至周一)

  地点:杭州·浙江世界贸易中心展览厅、浙江世贸君澜大饭店(杭州市曙光路122号)

  兮甲盘亮相时间:

  7月15日 A厅 21:00南宋宫廷旧藏西周重器国宝兮甲盘专拍暨中国青铜器专场

  西周宣王五年 青铜兮甲盘传承考:

  历代著录出版及递藏:

  1. 张抡《绍兴内府古器评》卷下,南宋绍兴年间(1131-1162 年),暨南宋宫廷收藏。

  2. 鲜于枢《困学斋杂录》,元(1271-1368年),暨李顺甫、鲜于枢收藏。

  3. 陆友仁《研北杂志》卷上,元(1271-1368 年)。

  4. 陈介祺兮甲盘拓片,国家图书馆藏,清道光二十五年至咸丰六年间(1845-1856 年)。

  5. 陈介祺《簠斋藏古册目并题记》第九册第三一五页,民国九年(1920年)。

  6. 陈介祺《簠斋藏器目》第十八页,民国二十五年(1936年)。

  7. 陈介祺、陈继揆《簠斋金文题识》第六三页,文物出版社,2005年。

  8. 陈介祺《簠斋吉金录》兮田盘一,邓实编,民国七年(1918 年)。

  9. 西泠印社春季拍卖《吉金嘉会·金石碑帖专场》第四四九一号,兮甲盘清代未剔本(字口未清理)拓片及已剔本(字口已清理)拓片,2017 年。

  10. 吴式芬《攈古录》卷三第二二页,清宣统二年(1910 年),暨保阳府收藏,陈介祺收藏。

  11. 吴式芬《攈古录金文》卷三第二册第六七至七十页,清光绪二十一年(1895年)。

  12. 吴大澂《愙斋集古录》卷十六第十三至十四页,民国七年(1918 年)。

  13. 方浚益《缀遗斋彝器款识考释》卷七第七至十页,民国二十四年(1935年)。

  14. 孙诒让《古籀余论》卷三第三五至三七页,民国十八年(1929年)。

  15. 刘心源《奇觚室吉金文述》卷八第十九至二一页,清光绪二十八年(1902年)。

  16. 邹安《周金文存》卷四第二页,民国五年(1916年)。

  17. 王国维《观堂集林·别集》卷二第八至十页《兮甲盘跋》,中华书局,1959 年(是文作于1921年)。

  18. 吴闿生《吉金文录》卷四第二六页,民国二十二年(1933年)。

  19. 于省吾《双剑誃吉金文选》卷上三第二四至二五页,民国二十三年(1934 年)。

  20. 郭沫若《两周金文辞大系图录考释》第一三四页,第一四三至一四四页,民国二十四年(1935 年)。

  21. 刘体智《小校经阁金石文字拓本》卷九第八四页,民国二十四年(1935年)。

  22. 柯昌济《韡华阁集古录跋尾》壬篇第二页,民国二十四年(1935年)。

  23. 黄公渚《周秦金石文选评注》第一一五至一一六页,民国二十四年(1935年)。

  24. 吴其昌《金文历朔疏证》卷五第十六至十八页,民国二十五年(1936年)。

  25. 罗振玉《三代吉金文存》卷十七第二十页,民国二十六年(1937 年)。

  26. 容庚《商周彝器通考》上第五七页,下图八三九号,哈佛燕京学社出版,民国三十年(1941 年)。

  27. 杨树达《积微居金文说》卷一第三五至三七页,科学出版社,1952年(是文作于1942年)。

  28. 斯维至《古代的“刑”与“赎刑”》,《人文杂志(第一期)》第八二页,1958年。

  29. 陈梦家《西周铜器断代》上第三二三至三二七页,下第八二六页,图二一三号,中华书局,2004年(是文作于1965年)。

  30.《辞海》试行本,第八分册历史,第四七三页,中华书局辞海编辑所,1961 年。

  31.《辞海》历史分册世界史、考古学,第三一八页,上海辞书出版社,1978 年。

  32. 巴纳、张光裕《中日欧美澳纽所见所拓所摹金文汇编》卷一第七十页,铭文二五号,艺文印书馆,1978 年。

  33. 叶达雄《中国历史图说3西周》第一一五页,新新文化出版有限公司,1979年。

  34. 郭庶英《郭沫若遗墨》第三六页,河北人民出版社,1980年。

  35. 严一萍《金文总集》第三七零三至三七零四页,第六七九一号,艺文印书馆,1983 年。

  36. 刘翔《周夷王经营南淮夷及其与鄂之关系》,《江汉考古(第三期)》第四十页,1983年。

  37. 刘翔《周宣王征南淮夷考》,《人文杂志(第六期)》第六六页,1983年。

  38. 王玉哲《西周金文中的“贮”和土地关系》,《南开学报(第三期)》第四七页,1983年。

  39. 林巳奈夫《殷周时代青铜器的研究——殷周青铜器总览》(一)第三六六页,盘七四号,吉川弘文馆,昭和五十九年(1984年)。

  40. 李学勤《兮甲盘与驹父盨》,载《西周史研究》第二六六页,人文杂志编辑部,1984 年。

  41. 梁披云《中国书法大辞典》第一零三四页,广东人民出版社,1984年。

  42. 李学勤《鲁方彝与西周商贾》,《史学月刊(第一期)》第三一页,1985年。

  43. 连劭名《〈兮甲盘〉铭文新考》,《江汉考古(第四期)》第八七页,1986年。

  44. 胡淀咸《贾田应是卖田》,《安徽师范大学学报(第十四卷第三期)》第五一页,1986年。

  45.《商周青铜器铭文选 1》第二七六页,文物出版社,1986年。

  46. 古铭、徐谷甫《两周金文选——历代书法萃英》第二四二页,上海书画出版社,1986年。

  47.《中国美术全集》书法篆刻编 1商周至秦汉书法,第二六页,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1987 年。

  48. 马承源《中国青铜器》第三九三页,上海古籍出版社,1988 年。

  49. 马承源《商周青铜器铭文选》第三零五页,文物出版社,1988年。

  50. 张大可、徐景重《中国历史文选下》第一九九页,甘肃教育出版社,1988年。

  51. 洪家义《金文选注绎》第三九八页,江苏教育出版社,1988年。

  52. 黄思源《中国书法通鉴》第三一页,河南美术出版社,1988年。

  53. 白川静《金文的世界:殷周社会史》第一九五页,联经出版事业公司,1989年。

  54. 刘翔《商周古文字读本》第一三四页,语文出版社,1989年。

  55. 李学勤《新出青铜器研究》第一三八页,文物出版社,1990年。

  56. 安作璋《中国将相辞典》第四页,明天出版社,1990年。

  57. 周倜《中国历代书法鉴赏大辞典上》第五零页,北京燕山出版社,1990年

  58. 李国钧《中华书法篆刻大辞典》第四五四页,湖南教育出版社,1990年。

  59. 杨广伟《铜器铭文所见西周刑法规范考述》,《上海大学学报(第五期)》第九十页,1990年。

  60. 张懋镕《西周南淮夷称名与军事考》,《人文杂志(第四期)》第八一页,1990年。

  61. 陈连庆《中国古代史研究——陈连庆教授学术论文集上》第一一五二页,吉林文史出版社,1991 年。

  62. 中国历史博物馆编《简明中国文物辞典》第九四页,福建人民出版社,1991 年。

  63. 秦永龙《西周金文选注》第一八七页,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1992 年。

  64. 赵忠文《中国历史学大辞典》第一一七页,延边大学出版社,1992 年。

  65. 华夫《中国古代名物大典上》第一三四二页,济南出版社,1993 年。

  66. 卲鸿《卜辞、金文中“贮”字为“贾”之本字说补证》,《南方文物(第一期)》第八九页,1993 年。

  67.《殷周金文集成》第十六册,第一零一七四号,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编,中华书局,1994 年。

  68. 曹者祉《国宝大典》第六三八页,文汇出版社,1996 年。

  69. 雷志雄《中国历代书法精品观止篆书卷》第三四页,湖北人民出版社,1996 年。

  70. 周斌《夏商西周时期的区际贸易》,《喀什师范学院学报(第十七卷第三期)》第三三页,1996 年。

  71. 日知《中西古典文明千年史》第四三九页,吉林文史出版社,1997 年。

  72. 汪受宽、高伟《中国历史文选》第一零四页,甘肃文化出版社,1998 年。

  73. 侯志义《金文古音考》第三二零页,西北大学出版社,2000 年。

  74.《中华历史大辞典》第二一一一页,延边人民出版社,2001 年。

  75. 尚秀妍《兮甲盘铭汇释》,《殷都学刊(第二二卷第四期)》第八九页,2001 年。

  76. 沈柔坚《中国美术大辞典》第五三三页,上海辞书出版社,2002 年。

  77. 张书珩《中国书法全集——篆书全集上》第三六页,中国档案出版社,2002 年。

  78. 谷溪《中国书法艺术——殷周春秋战国》第八四号,文物出版社,2003 年。

  79. 李义海《〈兮甲盘〉续考》,《殷都学刊(第二四卷第四期)》第九九页,2003 年。

  80. 尹盛平《西周史征》第一六一页,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4 年。

  81. 张弘《中国篆隶名作鉴赏》第三四页,远方出版社,2004 年。

  82. 陈秉新、李立芳《出土夷族史料辑考》第三七五页,安徽大学出版社,2005 年。

  83. 张懋镕、张仲立《青铜器论文索引(1983-2001)1》第五四八页,香港明石文化国际出版有限公司,2005 年。

  84. 紫都《先秦书法名作鉴赏》第一六三页,中央编译出版社,2005 年。

  85. 王辉《商周金文》第二四一页,文物出版社,2006 年。

  86. 张华田《尹吉甫在房县的遗迹和影响》第六四页,中国文物出版社,2006 年。

  87. 彭慧贤《从西周战争铭文再探〈诗经〉征伐动词》,《兴大人文学报(第四三期)》第五五页,2009 年。

  88. 马如森《甲骨金文拓本精选释译》第一零九页,上海大学出版社,2010 年。

  89. 郑天挺、谭其骧《中国历史大辞典1》第五一七页,上海辞书出版社,2010 年。

  90. 朱继平《从淮夷族群到编户齐民——周代淮水流域族群冲突的地理学观察》第一三七页,人民出版社,2011 年。

  91. 杜迺松《杜乃松说青铜器与铭文》第二三九页,上海辞书出版社,2012 年。

  92. 王程远《西周金文王年考辨》第七七页,四川大学出版社,2012 年。

  93. 刘佳《话说金文上》第一二九页,山东人民出版社,2012 年。

  94. 司恵国《篆隶通鉴》第四四页,蓝天出版社,2012 年。

  95. 吴镇烽《商周青铜器铭文暨图像集成》第二五册第五九五至五九六页,第一四五三九号,上海古籍出版社,2012 年。

  96. 杜志勇《尹吉甫其人其诗》,《诗经研究丛刊(第零期)》第六五页,2012 年。

  97. 康少峰《兮甲盘铭文考释三则》,《宝鸡文理学院学报(第三二卷第一期)》第十八页,2012 年。

  98. 马如森《商周铭文选注译》第二五九页,上海大学出版社,2013 年。

  99. 叶正渤《西周若干可靠的历日支点》,《殷都学刊(第三五卷第一期)》第十五页,2014 年。

  100. 康盛楠《兮甲盘“畮”字意义再证》,《遵义师范学院学报(第十六卷第四期)》第二三页,2014 年。
 


如果您有更好的文章和资讯,欢迎联系我们:
Email:news@bidpal.cn  QQ:2351504474  


相关热词搜索:兮甲盘 收藏 投资 拍卖 青铜器

上一篇:青铜尊赏析:酒文化与青铜文化交融
下一篇:最后一页

我们的服务
  企业服务  
  制作企业   宣传画册   企业品牌推广  
  企业公关  媒体执行  
  策划新闻   会议发布  
     
  个人服务  
  艺术家品牌推广策划  媒体服务  
  鉴定 书画 古董 瓷器  
  在线拍卖、竞买